偷内裤

推荐阅读: 清穿之十福晋她又忽悠人六十年代之娇宠八零之悍媳的甜蜜时光六零宅女的小说打赏系统万界之无限副本在年代文中养大佬[七零]小秘书系统重生之超级太子爷清穿之我是小玉儿[综英美]有求必应反派儿子重生了[七零]逍遥侯成为重生女主她姐[穿书]寒门崛起刺刀1937在年代文中养大佬[火影]错误的恋爱姿势陈情令我靠万人迷延续生命我们全家都穿越到了六零年代

金石搬到了原来陈爱党住过的那幢房子里住了。

“我没见这人有啥稀奇的啊, 部队上厉害的人多了去了吧, 咱你们都知道金石这个人?”苏向晚也在围观。

张副司令家的母亲, 张奶奶说:“你怕平时不看报纸吧,你要看报, 他可是风云人物。”

自打宋青山父子从前线回来, 苏向晚好久都不看报纸了, 现在的报纸在她看来,还没有苏小南的有性呢。

“69年咱们在珍宝岛打仗,他可是第一批四个上岛修筑堡垒的人之一, 苏方边防指挥官列奥诺夫就是他开枪打死的。这都不算啥,咱们国家的核潜艇, 就是在他的主抓下研发出来的,后来不打仗了, 人家从部队上退下来,在旅顺那边把经济也是抓的有声有色呢。”到底是干部家属,张奶奶说的头头是道。

当然, 苏向晚听完这么多光辉熠熠的履历, 也有一种自己是瞎了眼,看错了人的感觉, 金石其人听起来,完全就是个英雄啊。

何妈主厨, 今天做的全是东北菜,什么小鸡炖蘑菇,那口蘑闻着就鲜, 一锅子炖在炉子上,大锅里炖着咕嘟咕嘟作响的胖鱼头,旁边烀着玉米面的饼子,闻着就是一股玉米特有的甜香味儿。

这还不算,还有谷东最爱吃的羊肉呢。

“小苏,你那味爆炒羊肉是真好吃,这道羊肉你来给咱们炒,好不好?”

“可以啊。何妈你歇会儿去,这肉我来炒。”苏向晚说。

“你家东海今天回家没,我听说他现在总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块儿。”天热,何妈摇着扇子说:“我可是看着他们几个长大的,虽然说我不喜欢那几个小伙子,但是我可不希望他们走歪路。”

苏向晚接过一块羊肉来仔细的切着,只笑,并不说话。

宋东海昨天夜里跟宋青山说,秦州大街上整天剪电线,撬井盖子,割电话线里的铜线的人上头有个主谋,而且原来还是属于军区的人,陈光彩一起混的几个小混混要去交电线,他得带着他爸一起去踩一踩点,看那家伙到底是谁。

毕竟你剪了电线,挖了井盖子,要没人收购,也会砸在自己手里对不对。

没有卖买就没有伤害,大则为了国,小则只是为了妈妈和弟弟们晚上出门的时候不掉井里头,东海也得把那个贩卖井盖子的上线给抓住啊。

然后,俩父子就走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李逸帆请客,宋青山没时间,谷东在谷北家撑场面。

用谷北的话说,他有三个爸爸,一个公安厅长,一个市长,还有一个是钢厂的总参谋,就问谷东觉得自己牛不牛。

谷东也答的很干脆:“你们都是假的,我只有宋青山一个爸!”

不过,看在谷北喊他一声儿子的份上,谷东今天发挥了他作为一个妈妈的乖宝宝,所有的礼貌和热情,开门,给大家提拖鞋,然后洗手,泡茶,端花生瓜子儿,抽空还得跑进厨房一趟:“妈妈,这可全是我为了你才干的哟。”

“要真是为了我,那就去给新来的客人表演个节目吧。”苏向晚揶揄这家伙。

谷东以为妈妈说的是真的,小脸都吓白了:“表演节目那种事情是傻子干的,我要干了肯定会害羞的。”

“平常见了人凶的像的条狼狗,我在的时候就乖的像只猫,韩谷东,礼貌是一个人必须的,不是专门表现给妈妈看的,你懂不懂?”

“不懂,我只听妈妈的话。”

“向晚快来,这就是咱们北方战线上赫赫有名的金石同志,青山是军事工业两手抓,人金石比青山可厉害得多。”李逸帆笑着介绍。

什么叫五雷轰顶,就是金石此刻的样子。

“这是青山家属?”

“对啊!”

金石深吸了口气,眼看苏向晚进了厨房,趁着谷北两口子在逗谷东,没注意他,钻厨房来了:“这位同志,你不会真是青山家属吧?”

“你不是假装不认识我吗?”苏向晚可乐呵了:“你接着装呀!”。。

“求您了,看在这么些年我都没有忘你的份上,千万别跟青山说咱俩见过面。”这人嘴倒是很滑头。

“那不可能,夫妻之间没有秘密,更何况我们很恩爱。”苏向晚故意说。

金石那个着急和尴尬啊,搓着手,一扫上次苏向晚见是,他那种带着清高的冷淡,都快跪地上了:“我估计你会怀疑我和冬风市当年的飞机失事有关系,但我保证,我当初只是看你长的漂亮,想骗你回家,真没有干过危害国家利益的事情。”

“这话,你跟青山讲吧,看他信不信。”苏向晚翻着白眼说。

金石看了半天,突然说:“在秦州宾馆咋两见过面吧,你比原来漂亮了,但是没原来那么可爱了,怪不得我没认出你来。你不是爱吃奶油饼干,还爱下馆子吗?要不咱俩晚上到悦宾楼,边吃边聊,怎么样。”

好家伙,外面吹的人五人六,这家伙简直是个色狼啊。苏向晚干脆的说:“连带这一句,我会一并告诉青山,你就等着吧。”

她还准备再探探这家伙的底么。

不过就在这时,李逸帆家的电话响了。

谷北接起电话,眉头就皱起来了,等匆匆接完电话再挂了电话,谷北就去拿枪套了:“逸帆,我得出去一趟,出大事儿了。”

出门的时候,他又把苏向晚也给叫出来了。

苏向晚估摸着,这人肯定是有啥事情要跟自己说,果不其然,谷北出了门,小声说:“向晚,我现在跟你说个事儿,你甭着急,也甭冲动,但是这件事情,估计得你们夫妻俩好好面对。”

……

“有个姑娘叫陈小丽,你认识的吧?”

……

“她的父亲陈建国,现在就在咱们院门口呢,据说他准备要拉横幅,然后举报你家东海强/奸她,不过好在陈爱党在看大门,看到他拉横幅,就把他给控制住了,咱们光荣的大院的孩子可没这么干事儿的,这事儿你得问问东海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好好处理掉它。”谷东语重心肠的说。

俗话说的好,老鸹狂要打破蛋。

书里头,就曾有过陈小丽引诱宋东海发生性/关系,然后闹到人尽皆知,还闹的东海和西岭两兄弟自相残杀的事情。

书里头的这一段儿,苏向晚因为惋惜东海,格外仔细的看过,可以确定那段情节她完全知道。

当然,就从东海这几天的表现来说,那怕宋青山不信任他,苏向晚也坚信那孩子,他比别的几个孩子都正义,除了因为太追求正义而表现的有点过分之外,在男女关系方面,可不是乱来的孩子。

真是没想到,书中的大部分剧情都改变了,但是这个阴魂不散的陈小丽,居然依旧要缠着宋东海。

这得多大的深仇大恨啊这是。

陈爱党现在在光荣大院门口当保安,这人跟宋青山一样的年龄,头发都半白了,腰佝偻着,跟个老头子似的,见面就说:“我家的那几个都是混蛋,我已经当他们都死了,向晚,你们家东海一直是个好孩子啊,怎么就突然有人找上门来了呢?”

苏向晚扫了一眼传达室,里面一个瘦脱了相的男人,那是陈小丽的父亲陈建国,另还有一个发胖到肚子都拐出来的女人,两只眼睛正在滴溜溜的看着她呢。

这是她曾经的妯娌,宋老三那跑了的,好吃懒做的前妻方苞玉。

陈建国的父亲是清水县肉联厂的厂长,而他自己是肉联厂的会计,想当初农业社还没有解散的时候,肉联厂可是肥的流油的好单位啊。

像陈建国这种当会计的,还能抽得起大烟呢。

想当初,李承泽的小姑妈李激发贩大烟,可不就是卖给他?

不过现在,回归私营之后肉联厂倒闭了,当然,陈建国估计也抽不起大烟了,一家子穷的叮当响,这是要靠讹人来发财致富了是。

方苞玉一见苏向晚,赶忙就迎了出来:“向晚啊,你可想死我啦。”

苏向晚冷冷看着她:“看你这样子日子应该过的很不错,怎么,来找我干啥?“

陈小丽前阵子还整天跟着郭晶晶一起东游西荡,打扮的跟朵交际花似的,今天一扫原来那风光的样子,穿件青工装,黑裤子,两只黑面布鞋,两条大辫子,哭的两只眼睛肿的跟桃子似的。

活脱脱一个受气小媳妇的样子。

方苞玉指着陈小丽说:“咱曾经是妯娌,你还让宋福去当了兵,我心里只想着让你好过,可没想过让你的日子不好过。我家闺女,确定给你家东海欺负了,现在有两条路,要么你家东海娶了我家小丽,要么,你们家赔给我们家三千块钱,咋样”

东海最近在外面干啥,苏向晚并不知道,但是有一点,要真说强/奸,那得有证据,要她猜的不错,陈小丽还真有证据。

非到忍无可忍,其实苏向晚还是愿意让一步的,毕竟像陈小丽,方苞玉之流的人,撕她们,有辱她妇联主任的体面。

“钱就算了,我也知道你的证据是啥,那玩艺压根就不能被称之为是证据,趁着我没发火,赶紧走吧。”苏向晚说。

但是,像陈建国,方苞玉和陈小丽这样的原生家庭,为了钱可以连脸都不要的,更何况陈建国还是个瘾君子,总得花钱买大烟抽呢。

他哆哆嗦嗦的就从衣服兜里掏了一条灰色的男式内裤出来:“我们有证据,这就是你们家宋东海的内裤,是他强/奸完我闺女之后留下的。”

内裤都出来了,外面也渐渐的围了好几个人,陈爱党冒头大汗,还劝大家走,甭看热闹呢。

谁知道苏向晚突然一把扯过陈小丽,直接就把她搡院子里了:“大家伙儿,这院里的同志们都来看啊,好不要脸的事情,我们家东海前天才说自己丢了内裤,今天这儿就有一姑娘捡到之后,拿着来讹人啦。”

偷内裤,多新奇的新事情啊。

再说了,人都好八卦,就连正准备出门的李逸帆和金石,以及准备出门溜狗的王司令都围过来了。

“你儿子是强/奸犯,你身为家长还包庇他,我现在就要自杀,让领导们看看我的委屈。”陈小丽可不是吃素的,头发一扯,冲着苏向晚就撞过来了。

这不正好嘛,苏向晚一把就拎上她的头发了;‘好嘛,你说我儿子□□了你,那我问你,他胸膛上那颗红痣在左边还是右边?“

“左?右边。”陈小丽用手拨拉着苏向晚拽着她头发的手说。

“你放屁,我们家东海胸膛上压根儿就没有痣。”苏向晚啊呸一声,一把就把陈小丽给搡到地上了。

“当时是关着灯的,我也没看清他身上到底有没有痣。”陈小丽辩解说:“就前天晚上,他跟我们打完牌之后发生的关系,我有一堆证人。”

苏向晚深吸一口气,不使杀手锏看来是不行了:“那我问你,既然你说你看不见,总能摸得到吧,他背上的弹痕,在左边还是右边?”

“他背上没有弹痕。”这回陈小丽可学乖了,不想再上当。

苏向晚直接就是冷笑:“东海为啥大夏天都不脱衣服,就是因为参加自卫反击战的时候,身上给流弹扫过多处,遍身都是伤痕,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血口喷人,要不要脸。”

深吸一口气,她回头说:“爱党,现在就报案,就说有个不自爱的女同志污蔑咱们的英雄战士,空口泼脏水,让他们速来,以诈骗罪逮捕这家人。”

不是想要钱吗?

让你丢个大脸你就不爱钱了。

苏向晚心说,我专治你们这种为了钱不要脸的人。

当然,这时候宋东海和宋青山俩,还全然不知道家里发生的事情呢。

他们俩带着市公安局刑侦科的一帮子便衣公安,正在蹲点儿,守着要抓偷卖,贩电线的人。

刘在野身为公安局长,被那帮子小混混都折磨出胃出血来和低血糖来了,走动的时候得嚼点东西,不然会头晕。

大口的嚼着糖,他说:“青山,郭晶晶那边证据不足,现在张晋给我们施压,我们估计得放人。“

“那个女人就是个暗娼,老鸨,你把她放出来,不是破坏社会治安的稳定吗?”宋青山说。

刘在野叹了口气:“但是郭晶晶打死不开口,只凭一张卫生巾票,我们也不能就这样给一个女同志判刑啊,听说她丈夫张晋要上北京上访呢。”

一起皱眉头,真是见了鬼了啊。

现在是和平时期,宋青山大部分的枪都缴了,只有那把老六/四是他们大校级别的佩枪,这会儿,宋青山把枪掏出来,就递给宋东海了:“一会儿交易的人来了,上前抓人的时候,你上吧,我在这儿蹲守。”

“谢谢爸。但是这样做不违反纪律吗”宋东海掂着他爸的枪试了试,六/四啊,建国以来最好的国产枪,只有团级以上的干部才能配备,按理来说,像他这样的小兵蛋子是没资格拿的。

宋青山昨天晚上还恨不能把儿子抽死,或者让苏向晚塞肚子里重新生一回,把宋东海生的小北岗一样可爱呢。

但是,在听完宋东海为了能够混到那帮下三滥的圈子里去,平生学抽第一口烟,学喝第一口酒,平生第一回打牌,然后回到家,还得对着马列和毛/主席宣誓忏悔的傻样之后,现在看他就顺眼多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你爸还能再干二十年,绝不会死在沙滩上,但是既然你长大了,这事儿就该你去,爸看着就好。”宋青山笑着说。

这是一处正准备要拆迁的废墟,据说原来是个炼油厂,油渣熏的公安干警们一个脑袋有两个大,都快臭死了。

眼看着几个混混扛着电线,鬼鬼祟祟跑来,宋东海拿起枪要走,侧首说:“爸,我特爱您,真的!”

就这样,小伙子冲去,抓坏人去了。

剪电线,偷井盖儿,真不算什么大奸大恶,但是,它代表着一个城市的道德和良心,社会的稳定和繁荣,宋东海的一腔赤诚,在人们看来或者有点傻。

但正是他这样铁骨铮铮,心怀理想和热血的汉子们,才在推动着这个社会文明发的进步啊。

作者有话要说:  东海:越漂亮的女人越会吃人啊,我决定不婚了。

阿克烈烈:……

作者:你这种霸道直男就该受点折磨。

所以,月底照例求营养液,翻翻后台吧亲们,50瓶100币哟,5瓶以上都有,留言随机有红包,真的不骗你,没有留言作者活不下去啊。

浣若君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六零年代干部家属》偷内裤《国宝级亲妈[七零]》偷内裤《在年代文中养大佬》偷内裤《军嫂养儿记[七零]》偷井盖《国宝级亲妈》偷井盖《后娘最彪悍》第54章 去领养《反派的后娘[七零]》第279章 聂工的上市演讲《我在七零当反派后娘》莜面甜醅《画堂春深》255.番外1《小红杏》17.第17章《锦堂香事》241、前世番外结局《反派的后娘〔七零〕》13.到家了,希望你也喜欢

本文网址:http://guobaojiqinmaqiling.quwenyi.com/7866009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