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Chapter 52

推荐阅读: 向往的生活之神豪巨星海贼之黑暗禁书海贼之不良神医火影之唯一玩家超神学院之最强万界聊天群海贼之天龙奴隶主海贼之杀戮掠夺网王之千岁漫威之火影系统[综]我的青梅竹马呢无限从某妹控开始海贼之最强圣斗士万界登录之唯一先知海贼之不死不灭无限动漫之降临者神奇宝贝之超神纪元荣耀联盟之唯一大帝海贼之佣兵之王综漫之超神农场神奇宝贝之龙系掌门人

因为六年前的那一晚意外, 祈沐仪对易真多少心存愧疚。虽说起来是你情我愿, 但当时易真喝了很多酒, 醉到连她是谁都不知道。

可她没喝醉。

易真抱着她热吻时, 她知道她们在做什么, 竟没推开, 欲_望战胜了理智,她们就那样发生了关系。

一夜纠缠, 翌日清醒望见对方的脸时, 祈沐仪和易真都后悔不已。

当时易真坐在床上,脸色干白, 沉默着却泪流满面。

尽管已经确定了分手, 但易真还是有种背叛了叶矜的感觉。祈沐仪也是如此,换做其他人发生了也就发生了,可易真是叶矜的女朋友,纵然是分了手, 她心里难免也有个疙瘩。

易真靠在床边, 抽着香烟无声哭泣的那一幕,祈沐仪永远也忘不了, 她想易真心里是怨她的,她亦内疚。如果她能稍稍保持理智,也就没有这一场意外。

那天清晨, 两人什么话也没说,但那天过后,两人也默契万分地再也没提, 就像一切都没发生过,就像一切只是一场梦。

祈沐仪原以为易真不会放弃叶矜,毕竟易真苦苦追求了叶矜那么久,但没想到,后来易真就出国了,和叶矜的感情也就此告破。

六年过去了。

祈沐仪尘封在心底的旧事,因为前段时间的那场再遇,又被勾起。

似乎注定,还是要纠缠不清。

“叶矜还是单身……”

当听到祈沐仪嘴里的这句话时,易真蓦然顿了下来,她压在祈沐仪身上,两人急促的呼吸,慢慢平稳。

“你说什么?”易真听到了,她听到祈沐仪说叶矜和她分手后,就一直还是单身,只不过,她难以置信。

祈沐仪答应过盛如绮,这件事不会对外人提及,况且别人的感情她也不好插手。但刚刚看到一易真醉酒痛苦的模样,祈沐仪又想起了六年前……她还是将事实告诉了易真。

“她不是结婚了吗?”

面对易真一连串的追问,祈沐仪沉默,没有再说更多。她推开易真,起身理了理衣服,道,“你没不舒服,我就先走了。”

“祈沐仪……”易真拉住对方的手,不松开,“你把话说清楚,什么意思。”

不想掺和也已经掺和的进来,祈沐仪吸了口气,声音极轻,“她是形婚。”

易真却听得一清二楚,她松开了祈沐仪的手,出神站在原地,没多久传来门被关上的声音,她抬头,房间里又只剩她自己。

又在沙发上躺下,易真突然苦笑起来,听闻叶矜是单身后,她居然并没有太多的欣喜若狂。

反而比平日还镇静。

尽管心里会念着想着,但当复合的机会真的摆在面前时,易真犹豫了,她亦冷静。至少不再像六年前那样,不顾一切、不计后果的去追求,爱一个人爱到丢失自己。

她和你分手,就一直单身……易真望着天花板,心里念着这句话,她和叶矜,还有可能吗?

除去公司的日常管理,新电影的筹备工作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叶矜每天都要处理不完的问题。

加班和忙碌,有时让叶矜会暂忘了一些事,一些纠结和犹豫。但她也意识到,短暂的逃避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就像她和夏安的关系,在慢慢变味,变得越来越像一开始的合约关系,叶矜知道这不是错觉。

下班,乘电梯到了一楼时,夏安望见了站在一旁等自己的叶矜,颇有品味的穿着再搭上她从容清冷的气质,高挑的身段站在行人中,惹人注目。

见夏安出来,叶矜将手里的围巾递到了她手边,“外面风大。”

夏安愣了愣,接过,“谢谢,你没时间可以不来接我,没事。”

大概是和叶矜相处久了,这不冷不热的语气,夏小姐像是学到了叶总的精髓。

“前几天比较忙才安排的司机。”叶矜道,夏安对她变得冷淡了,以前她来接夏安,夏安总会第一时间朝她笑靥如花。

因为夏安,叶矜总是期待这样一些细微的美好。

“其实你和司机来接都一样。”夏安继续以平平淡淡的口吻说道,“以后还是让司机来吧,你还得绕路。”

“我有时间。”叶矜觉得夏安有点在跟自己赌气,亦或许是真的失望吧。

夏安不再说什么,让气氛冷着。

肩并肩继续往前走,叶矜不动声色,心思却全在夏安身上,她下意识朝夏安身侧贴近了些。

贴得近了,两人的手背会偶尔蹭在一起。但夏安不会再像以前一样,走着走着,就悄悄牵住她的手心,紧握着,然后朝她扬扬头,得逞似的俏皮笑笑。

叶矜微微转头看了看夏安,对方还是安静,当手背再次不经意擦到一起时,她一时竟主动握了上去。

这一下,她没考虑太多,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

两人的手牵在一起。

夏安表面上淡然,心里又怎么可能没有感觉呢?这是真正意义上,叶矜第一次主动牵她的手,要是放以前,她该乐坏了。

但现在,夏安尝不到甜蜜的滋味,比起这些,她更想知道叶矜的心意,想要一个确切的答复。否则,她们现在像情侣一样手牵着手,又算什么?

她们是结婚了,也是法律意义上的合法伴侣,但这场婚姻是基于谎言之上的,实则,她们什么关系都不是。

叶矜的犹豫不决让夏安没有安全感。

才握上不过几秒的时间,夏安抽开了自己的手,她对叶矜笑了笑,低声说道,“现在这样……不合适。”

在感情明朗之前,夏安不想再这样和叶矜不清不楚地暧昧下去,她很清楚她跟叶矜之间的问题,不是这样就能解决。

叶矜被甩开的手,空落落垂了下去。

心情渐渐平复。

叶矜也慢慢明白,夏安不开心不是在等着她去哄,而是等着她一个坚定的答案。

上了车,一阵安静,一向习惯沉默的叶矜,觉得需要一点声音。

广播里正播着一档音乐节目,好一会儿才发现,参与嘉宾不是别人,正是易真。

“……一直好奇,是什么原因让你想要回国发展?”主持人正问着。

车内尴尬两秒,夏安正下意识仔细听着,然后断了,因为叶矜转而切换成了纯音乐。

纯钢琴曲,旋律舒缓优雅,让人心静。

“你说需要时间,是因为她吗?”夏安再一次主动尝试沟通,她想听叶矜的实话,但又很害怕,得到一个肯定回答。

如果真的爱一个人爱了这么久,忘记,是很难的一件事吧。

“不是。”

夏安听叶矜的回答,坚定还没有丝毫犹豫,她不禁想,是不是自己太不信任对方了?

“虽然我没有谈过,但我觉得两个人要是准备在一起,应该坦诚一点的。”夏安目视前方,认真说着。

“嗯。”叶矜应道。

不够坦诚,她想给夏安一个坚定的答案,但现在她又给不了。

大抵还是因为不够信任,她不够信任自己能处理好这份感情,不够信任夏安能真的接纳自己,也不够信任她们的将来。

怕伤害别人,也怕自己受伤。

如果不是心里放不下别人,夏安想,她可以慢慢等叶矜的坦诚;但如果是,夏安不愿去等,她情愿自己洒脱一点。

喜欢是不受主观控制的洪水猛兽,夏安一直觉得不能强求,如果自己可以控制,怎么会有那么多爱而不得的感情?去喜欢一个爱自己的人不就皆大欢喜了吗?

夏安只希望,叶矜方才对自己说的每一个字,都是从心的。

夏安觉得自己是该冷静下来,纵然是面对自己喜欢的人。

这段时间,夏安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学业上,系里广为流传的一句话,颇有道理,医学狗是不配谈爱情的。功课都做不完,哪有时间多愁善感。

又是熬夜看书到深夜。

咚咚咚,有人敲门。

夏安伸了个懒腰,从座椅上起身,去开门。

叶矜站在门口,怀里还抱着小家伙,小家伙还噘着嘴。

“怎么又熬夜看书?”叶矜说道。

“不熬夜哪有时间看。”夏安回了句,然后注意力转移到了叶晚身上,“宝宝不乖,这么晚了还不睡觉。”

叶矜:“闹着要跟我们一起睡。”

“嗯,我要和妈妈睡。”叶晚委屈点点头,一见夏安就越发撒娇了。

叶矜又看了夏安一眼,轻语,“走吧。”

夏安无动于衷,反而摸着叶晚的头发,低声嘀咕着,“我不想跟她一起睡。”

叶总:“……”

“为什么呀?是不是妈妈又欺负你了?”叶晚一听夏安这样说,立马就要站出来帮夏安鸣不平。

夏安抬眸看了看叶矜,回答叶晚,“是。”

叶晚小小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她不满看着叶矜,“你怎么老是欺负小妈咪?”

叶矜又是语塞。

“晚晚,那你今晚是想跟大妈咪睡,还是小妈咪睡?”夏安故意问着叶晚。

二选一的问题,叶晚居然毫不犹豫答道,“我当然要跟小妈咪睡。”

说完,叶晚朝夏安张了张手臂。

“乖~”夏安立即从叶矜怀里抱过了叶晚,亲亲小家伙额头,笑道,“那今晚我们睡,不理她。”

“嗯!不理大妈咪!谁让她欺负你。”叶晚也学着夏安平时的模样,伸出小手摸摸夏安的头发,一本正经说道,“妈妈,你别难过,晚晚会哄你开心~~~”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夏人超好,晚晚超可爱~

来吧,大家一起孤立那只叶闷骚

预热添柴中,真正的火葬场马上就要烧起来了……

清汤涮香菜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你我相爱,为民除害》第90章 宁浅温堇番外(八)《王妃有毒[重生]》83.番外篇(下),希望你也喜欢

本文网址:http://hetaxianhunhouailiao.quwenyi.com/78673113.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